ShootingGuard

烂人

新年快乐!!!

好久不见 OE 无虐

BGM:Golden Love-Midnight Youth

那是我见过最美的夜。

闵玧其外婆家离A市要坐一个小时左右的船,船有些旧,船面有些生锈的地方,船不大,遇到浪就不停的颠啊颠,颠得人直恶心。

外婆家是个小岛,闵玧其的妈妈在这座小岛上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。

相比A市,外婆家显得落后多了,岛上的年轻人都出岛发展了,岛上尽是些不愿随子女去城市的老人家们。

这是他们生长一辈子的地方,他们大抵是愿落叶归根。

闵玧其一直不是很喜欢去外婆家,能避则避。

外婆家的房子不是很好,普通的农村小房,有两层,第二层的地板是木头做的,踩上去嘎吱嘎吱直响,房子前面有一块很大的水泥庭院,外婆总是趁天气好晒些花生,厕所里时不时还能看见青蛙。

外婆家往下,步行五分钟便是大海。

打开窗户,咸腥的海风铺面而来,凉凉的,有点湿湿的粘粘的。

外婆家的斜坡上是所小学,约莫有两三层,水泥铺的操场旗杆零零地立着,旗帜飘扬。

外婆家没有信号,闵玧其只能坐在庭院里,听着奶奶和外婆拉家常,用园圃里摘来的狗尾巴草逗地上行径匆匆的蚂蚁们。

闵玧其实在无聊。

“奶奶!我来啦!”声音的主人声音奶奶的,清亮清亮地,声音中带着几分雀跃。

“哎呀是小国来啦!快来坐!”奶奶招呼着这个小国坐下。

闵玧其看见这个大男孩,大约有15、6岁的样子。

圆圆的锅盖头,亮晶晶的小兔眼,有点可爱的小兔牙,嘴唇下面有颗痣。

‘是个清秀的男孩子呢。’

闵玧其如是想。

小国坐下了,两只小兔眼好奇的偷瞄着闵玧其。

“小其啊,这是隔壁的孩子叫柾国,小国,这是奶奶的外孙,玧其哥哥。”

柾国笑得甜甜的,两只眼睛弯成弯弯的月牙,闪着光。

闵玧其有些腼腆,没有抬头柾国,却偷瞄了。

“小国啊,和你玧其哥哥去海边玩吧,去吧去吧,晚饭时间记得回来,衣服别湿了,记得换拖鞋!”外婆絮絮叨叨地叮嘱。

“知道啦奶奶!”

“玧其哥,你带拖鞋了吗?”

闵玧其不知道在想什么,没有回答。

“玧其哥?”

“啊?”

“我问你有没有拖鞋。”

“噢,那个,我没有。”

柾国转过身,蹲下给闵玧其找合适的拖鞋。

柾国的后脑勺有一撮头发翘起来了,随着田柾国的动作一抖一抖的。

闵玧其感觉被戳中了软点。

鬼使神差地把手伸向柾国的后脑勺。

“啊,找到了!”

柾国站起来,将脱鞋递给闵玧其。

“玧其哥,穿吧。”

闵玧其的手还尴尬地悬在半空中。

闵玧其略微尴尬地接过柾国递来的拖鞋,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,换上了拖鞋。

柾国带着闵玧其穿过折回的一条条小路,穿过一户户人家,看到了许多鸭呀,鹅呀,猫啊,狗啊,还能看见几只山羊。柾国给闵玧其说这户人家的情况,说那户人家,在路上看见熟人就熟捻地互相问好。

这儿和柾国的一切都让闵玧其感到神奇。

到了大海边,问柾国沙滩上那么多洞都是什么,柾国蹲下,手指伸进洞里掏了一会儿,掏出一只小螃蟹,这螃蟹一边钳子要比另一边大很多。

闵玧其跟着柾国走。

突然一不小心脚踏进了沙里,陷得有点深,闵玧其有点慌了。

柾国转过头来拉紧闵玧其的手,带着闵玧其走。

闵玧其愣愣的跟着柾国走,看着紧紧相握的两只手,柾国的手很热,而闵玧其的手是冰凉的。

闵玧其感受到源源不断传递来的热量,心头一颤。

后来柾国带着闵玧其翻开沙滩上的大小石头,抓了好几只小虾蟹。

闵玧其和柾国赤脚坐在码头边看夕阳,没看多久,就回家了。

吃完饭后,天已经只剩蒙蒙亮了,农村的天似乎暗的很早。

闵玧其和柾国洗漱后躺在二楼阳台的凉床上数星星,比谁数的多。

黑漆漆的深蓝色夜幕下洒满了星星。

闵玧其从没见过这么多星星,城市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多星星。

这种场景他只在图片上见过。

闵玧其坐起来,四处拍照。

闵玧其看了一眼柾国,柾国躺在凉床上,眼睛睁得大大的,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里盛满了星星。

这是闵玧其见过最美的星空,比此时此刻的天际还美。

闵玧其偷偷拍下了柾国。

转过头闵玧其又拍了几张照,望着星空对柾国说“我在城市里从来没见过这种光景,柾国你天天见吧,好幸福。”

柾国没有回应。

闵玧其转头看向柾国,他已经睡着了,长长的睫毛,微微张开的小嘴,露出的小兔牙,呼吸时,还带着轻轻的鼾声。

闵玧其无奈的笑笑,叫醒柾国叫他去里边睡。

柾国懵懵的搓了搓眼睛,伸出双手“哥哥抱!”

闵玧其无奈,只能抱着他进了房间,给他和自己捂好被子,默默挨着柾国睡了。

柾国带闵玧其见了以前从来没见过的好多好玩的东西,这让闵玧其感到很新奇。

闵玧其本来在外婆家从来呆不过过三天而已。

可是这次闵玧其却求妈妈多待一天,再多呆一天。

妈妈笑着答应住下一个星期还摸着闵玧其的头说“我们小其长大了,孝顺了,会想要陪外婆了呢。”

闵玧其点着头‘一周,一周太短了,不能一个月吗,不一个月也太短了。’

“妈,我们不能带柾国一起走吗。”

“……柾国不会愿意的”

“为什么?”

妈妈没有说话。

后来闵玧其听柾国说,他家有个断了腿的妈妈,柾国的妈妈身体也不好,没钱去城里的医院看病,柾国只能一边读书一边照顾妈妈,挨一天是一天。

这回轮到闵玧其沉默了。

七天的期限默默临近,终于到了要分别的日子。

田柾国去码头为闵玧其送行。

“柾国,等我,你一定要等我。”闵玧其望着柾国的眼睛。

柾国笑弯了眼睛“玧其哥,我会等你。”

闵玧其踏上了甲板,进了船舱。

穿缓缓开动,发动机的声音嗡嗡直响。

闵玧其突然想到了什么冲出船舱,对对岸的柾国喊“柾国,你的全名是什么——”

隔的太远,再加上发动机的轰鸣声,柾国什么也看不见,只是笑着对闵玧其挥手。

闵玧其有些急了,却只能干着急。

后来闵玧其出国留了学,竟再也找不到与柾国见面的机会。

但闵玧其从未忘记过柾国,柾国每晚的侵袭他的梦境,闵玧其换了好几部手机,却一直把柾国那张照片存在手机里。

后来闵玧其和外婆通电话,偶然提到柾国,外婆说柾国的母亲没多久就去了,柾国把自己在家里关了三天三夜才出来吃东西,和全乡人告了别,就离开了,再也没和谁联系过,没人再知道柾国的消息。

柾国啊,你不是说,等我吗。

不记得过了几年,闵玧其学成归国,却不顾家人的反对在一座小城市开起了咖啡馆。

咖啡馆坐落在一所高中旁边,生意还算不错。

闵玧其觉得现在的生活一切都很好,只是少了点什么,但似乎本就不属于他,所以又好像什么都不缺了。

只是有时候会想起他。

闵玧其以为,他都要忘了柾国了。

闵玧其又做梦了。

长大的柾国眉眼俱弯,竟与闵玧其记忆中少年的面容重合。

“玧其哥。”

那片金色的沙滩和笑魇如花的少年。

“柾国!”闵玧其突然从梦中醒来,眼前却是一片光亮

是梦吗?

天亮了。

为什么呢。

闵玧其将店门的close换成open,时间还早,上班的行人匆匆赶路,不会多往这里看一眼。

闵玧其坐在窗前按着计算器清算昨日的营业额。

门被谁打开,惊动了门前的风铃,发出轻快的响声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-THE END

凌晨四点的时候就快快入睡吧
有人会在梦里和你相见的
月亮会一直倾听你的呓语
用深蓝色笼罩你的小小天地
I'm here
我会来拥抱你

SOFA

作者的话:一定要拉到最后谢谢

    我们曾经在这沙发上相互依偎看着电影,你与我的双手紧握,我们指头缠绕着指头,你轻轻靠在我肩上,电视的亮光反射进你好看的眼里,你笑弯了眼,你眼里有细碎的繁星,你对我说,等我们老了,就去法国,开个牧场,我们要养好多奶牛和绵羊,还要种草莓,我拨动你的头发,微微侧头,轻柔地对你说着好。
   
    我们曾经在这沙发上玩着你最喜欢的电玩,堵上今晚堆积如山的脏碗,奋力操作着手中的游戏杆,游戏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你突然伸手干扰我,自己却毫无防备地输了游戏,你不开心地撇撇嘴,走进厨房,五分钟后你打碎了两个盘子,我走进厨房把你赶了出来,你用小动物一般湿漉漉的眼神看着我,我无奈地叹口气,挽起袖子替你收拾残局。
   
    我们曾经在这沙发上一起熬夜看世界杯,说曼联,我说皇马,你说你猜对了的话下次你在上面,我笑着说好,没想到最后你真的猜中了,兴奋地大喊反攻,我一把扑倒你,色情地含住你的唇吸允,你一把推开我,小脸红扑扑的,耳尖红的快要滴出血来,说你赢了你要在上面,我笑了笑,凑近你耳边,说,骑乘你也是在上面啊,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,你很用力地锤了我的肩膀,炸毛地警告我一个星期都不许上床,最后我们还是相拥而眠。
   
    我们曾经在这沙发上一起入眠,那天你吵着要睡沙发,只是因为卧室没电视看,还拉着我一起看,我们两个人捂着大毛毯,你抱着一桶薯片还有一瓶草莓牛奶,看着综艺节目,时不时就突然开怀大笑,我看着你,嘴角微微上扬,没过多久,你靠在我肩上轻轻地打起了鼾,我用手移了移你的头,让你睡得更舒服些,头靠着你的头,也睡着了。
   
    我们曾经在这沙发上冷战,你坐在那头,我坐在这头,相互无言,只不过是因为我轻轻搂了别的女孩子,我向你解释是拒绝那个女孩子表白,她对我提出最后的一个要求,你却傲娇的发了脾气,我无奈,把你轻轻拥入怀里,告诉你给你买草莓牛奶草莓蛋糕草莓酸奶都给你买好不好,你这才笑开了,指着我说我傻,我是傻,因为是你。
   
    我们曾经在沙发上讲鬼故事,那天停电了,你从橱柜深处好不容易找出两个香烛照明,我捧着香烛,你缠着我要我给你讲鬼故事,我给你讲了一个我认为不太可怕的鬼故事,你都吓得瑟缩在我的怀里不敢出来,我笑的几乎要背过气去,把你抱紧了,抱进卧室,相拥而眠。
   
    后来……
   
    我们分手了。
   
    事实上我也不清楚分手的原因。

    我以为我们都是深爱着对方的。
   
    但是真真切切的,我们分手了。
   
    你很快从我们同住的公寓里搬走了。

       我怅然若失的在盖上白布的沙发边蹲了很久,我始终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。
   
    公寓没了你,我也没了迷恋,没过多久我也离开了。
   
    再见面……
   
    是五年后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,你主动给我打电话了,你的电话号码没有变,我的也没有,手机里特别为你设置的铃声响起来了,我甚至有点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 我慌乱又狼狈的掏出手机按下接听。

        你说
        有时间可以见一面吗。

        你的声音依旧开朗。

        我穿上了曾经你最喜欢的那件卫衣赴约。

        你依旧好看。

    你笑眯眯地看着我,向我递出一张请柬。
 
       我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。
   
    大红色的还带金边,真的好俗气啊。
   
    当时你在沙发上,窝在我的怀里,明明和我说过,请柬要是白色金边的,这样显得高大上一些,上面还要有个黑色的蝴蝶结,这样很可爱。
   
    你说,下个星期一是我的婚礼,我希望你能来给我做伴郎。
   
    我没有说话,打开那封请柬看了很久。
   
    又对上你的眼,扯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一定笑得很难看。
   
    我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答道,
   
    好。
   
    我应该,放手了吧?
   
    你为我挑选伴郎的礼服,还摸着我的头说,我们柾国啊,穿什么都好看呢。
   
    我看着我身上和你身上相差无几的礼服,笑了笑,说,恩,好看,哥也好看。
   
    婚礼前一天,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去。
   
    我还是去了。
   
    他笑着领着我见他的新娘子,搂着我的肩说,柾国啊,她以后就是你的嫂子了。
   
    恩,嫂子很漂亮,和泰亨哥很般配呢。我听见自己这样说。
   
    婚礼开始前,我和他去了一趟厕所,我把他紧紧地在厕所隔间的墙上,极尽温柔地舔咬着他的唇。
   
    他没有反抗,也没有动作,任我撬开他的牙关,贪婪地汲取着他的口水,激烈的缠绕着他的舌头。
   
    然后,我对他说,哥,对不起,这是最后一次了,我……希望你和嫂子能够幸福。
   
    他神情淡漠,率先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   
    我垂下头,也跟了出去。
   
    恩,婚礼正式开始了。
   
    婚礼是西式的。
   
    他曾经在沙发上和我说过他想要一个西式婚礼。
   
    我的泰亨哥像天使一样站在红毯尽头,眉眼低垂。
   
    真的好好看。
   
    新娘从另一头挽着她父亲的手缓缓走向他。
   
    面带笑容,眼里满是喜悦之情。
   
    新娘父亲郑重的将新娘的手交到他手里。
   
    接下来该交换戒指了。
   
    婚礼并没有安排花童,而是请我来捧戒指盒。
   
    我从红毯头默默走向尾,刚抬脚,突然羽毛就飘洒下来了。
   
    我有点神情恍惚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曾经在沙发上和我说,我出场的时候总要隆重一点,不如撒玫瑰花瓣吧。我说,比起玫瑰花瓣我更喜欢羽毛多一点,那不是更浪漫吗。
   
    我已经红了眼眶,低垂着头走到他们面前。
   
    我听见牧师对新娘说
   
   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?爱他、忠诚于他,无论他贫困、患病或者残疾,直至死亡。
    Do you?
   
    新娘说
    YES,I DO.
   
    是清脆又动听的声音,新娘的尾音上扬。
   
    神父又对他说
   
   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?爱她、忠诚于她,无论她贫困、患病或者残疾,直至死亡。
    Do you?
   
    我的双手抓紧了戒指盒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   
    他迟迟没有声音,台下的人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。
   
    过了好一会儿,他扬起笑脸说
   
    YES,I DO.
   
    啊,原来只有我没有放下。
   
    是我输了,只有我在过去的这段记忆中苦苦挣扎,死去活来,无法释怀。
   
    我直接出了场,失神地横穿马路。
   
    那辆车向我使劲按着喇叭,我扭头去看,过亮的车头灯刺痛了我的眼睛。
   
    最后,我脑子里想的居然是希望金泰亨儿孙满堂,百岁无忧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突然醒了过来,冒了一身的冷汗,身边的金泰亨被我惊醒问我怎么了,我紧紧的抱紧了他,说没事。
   
    还好你还在啊。